胜博发888手机平台-免费提供在线教育学习及各类职业资格考试资料分享
胜博发888手机平台 |

胜博发

胜博发888手机平台

朗轩教育网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语文知识 > 课外知识
站内搜索:

形容消极懒惰的歇后语

  歇后语是我国民间流传最广的传统语言文化之一,它通俗、生动、幽默、含蓄、风趣,接下来由小编为大家整理了形容消极懒惰的歇后语,欢迎大家阅读!

  【草包竖大汉———能吃不能干】本义指用草包捆扎着竖立起来的“大汉”,外表高大而内里空虚。用时责备人只能享受不能吃苦受累。曲波《桥隆飙》六:“桥隆飙的鲁劲又上来了,向四个青年连吼带叫:‘你们是草包竖大汉,能吃不能干;吃饭抢大碗,干活白瞪眼。’”

  【唱戏的跑圈儿———走过场】本义指戏曲演员上场后,不多停留,从一端穿过舞台到另一端,然后下场。比喻做事马马虎虎、敷衍了事。郎绣春《捏纸蛋》:“又捏纸蛋哩,那是唱戏的跑圈儿———走过场哩。其实人心里早有底了,我去也是白跑。”

  【出嫁女上轿———迟迟不出门】本义指女子出嫁上轿前,总是迟迟不肯出门。用时指动作迟缓或故意拖延时间。陈残云《香飘四季》三三章:“‘肖容怎不跟你一道来?’何桂珍问道。‘你们呀,都像出嫁女上轿,迟迟不出门。’”

  【大海里的浮萍草———漂到哪儿算哪儿】浮萍:一种浮生在水面上的水草,须根垂在水中,漂流无定。比喻无前进目标或因看不清前途而随波逐流。李英儒《女儿家》四章一:“‘你若真有地方,俺们也不死啦,眼下兵荒马乱,你朝哪儿去呢?’‘你干女儿是大海里漂着的一棵浮萍草,漂到哪儿算哪儿。’”

  【大象的屁股———推不动】形容人疲沓,支使不动。孙景瑞等《紧要军情》四章二:“上课不好好听讲,猴子的屁股———坐不住;你要批评他吧,还老虎的屁股———摸不得;要贯彻什么条令条例、首长指示,他又像大象的屁股———推不动!”

  【放到案板上的肉———提起一条,放下一堆】形容人无所作为,不上进,无论怎样对待他,都不在乎。聂海《靠山堡》一五:“杨林信一听乱妮的话,赌气地说:‘好,你反映吧。我反正是放到案板上的肉,提起一条,放下一堆。’”

  【佛顶珠———虽拨不动】佛顶珠:佛像头顶上的明珠。佛爷头顶上的明珠,即使拨它,也不会动。比喻人消极怠工,支使不动。《南村辍耕录》卷二九:“凡纳婢仆,初来时,曰‘擂盘珠’,言‘不拨自动’。稍后,曰‘算盘珠’,言‘拨之则动’。既久,曰‘佛顶侏’,言终日凝然,‘虽拨不动’。”

  【光肚娃娃仰天尿———流哪儿算哪儿】本义指尿流到哪儿就算哪儿。用时指事情能落个什么结果就算什么结果。含有听天由命或顺其自然的意思。李克定《选景》:“牛角老汉不再改口了。他本来是想说‘我得想想’的。也罢,那就光肚娃娃仰天尿,流哪儿算哪儿吧。这也许就是时来运转呢?”

  【黑瞎子吃酸枣———满不摘核(在乎)】黑瞎子:黑熊。本义指黑熊吃酸枣,根本不去枣核。“摘核”谐“在乎”。用时指完全不放在心上。高梦龄《血土》二六章:“陈香兰虽然已经看出李小英一脸惨白,眉宇间满溢着怒容,眼睛火辣辣,像是带着刺儿,嘴角微颤抖了一下。知道她对她怨恨不浅。可她黑瞎子吃酸枣———满不摘核(在乎)。”☆亦作[黑瞎子吃梨———不择核(不在乎)]“择核”谐“在乎”。李翔云《血迹》一三:“喂,我说铁双,人家都说黑瞎子吃梨———不择核(不在乎),我看你这小嘎子对黑瞎子还真有点儿不在乎呢。”

  【花生剥了壳———好赖算个仁(人)】仁:指花生仁儿。“仁”谐“人”。用时指好歹也要当个人来使用。杨书案《长安恨》一二:“什么错不错,矮子里面挑长子,眼前这一群就算他还强点。花生剥了壳,好赖算个仁(人)吧。”

  【箭在弦上———不得不发】本义指箭在弦上,弓已拉开,就不得不将箭射出去了。用时指情势所迫,不得不做某件事。茅盾《腐蚀》:“如果说昨晚上我又做了对他们不利的事,那才是笑话。几句话算得什么,而况我也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”☆亦作[箭在弦上———不能不发]田汉《武则天》一〇场:“武则天:……有道是,箭在弦上,不能不发。若不趁此下手,我武媚娘性命尚且难保,焉有得志之时?”

  【酱缸的蛆———咸(闲)逛】蛆:苍蝇的幼虫,白色、有节,体柔软。“咸”谐“闲”,“咸逛”即“闲逛”,指人闲暇无事,在外随便走走。徐栩《大雪飘飘》一:“这句话问得很突然,大虾米毫无准备,匆忙之间,随声答复:‘没有事,酱缸的蛆———咸(闲)逛。’说完觉得不对,又改口道,‘到卢屯去。’”

  【酱缸里的萝卜———咸(闲)的】酱缸里的酱萝卜是咸的。“咸”谐“闲”。指人非常清闲。马福林《五好丈夫的心愿》:“他当‘五好丈夫’固然是对妻子有感情,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,那就是酱缸里的萝卜———咸(闲)的。”

  【脚踩西瓜皮———滑到哪里算哪里】西瓜皮很滑,脚踩着西瓜皮向前滑行,滑到哪里就在哪里止住。这是一种想象。比喻事先心中无底,事情能办到什么程度,就办到什么程度。徐星平《黄河魂》四章:“‘这年月,’马丁打着哈哈说,‘只能是脚踩西瓜皮,滑到哪里算哪里。’”

  【叫花子做皇帝———快活一天是一天】叫花子做了皇帝,尽情地享受。本义指有一天快乐就享受一天。用时指及时行乐,得过且过。高尔品《痴汉和他的女人》二一:“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整我?老子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,叫花子做皇帝,快活一天是一天,管他哩!”

  【老和尚念经———过一天算一天】形容敷衍了事,得过且过。白危《垦荒曲》一部二九:“你想他那么大年纪了,还能怎么样?还不是老和尚念经,过一天算一天。”

  【老母猪晃尾巴———闲磨】指不着边际地纠缠或磨(犿ò)烦人。刘亚舟《男婚女嫁》二二章:“潘旺发这时话锋一转:‘我说伙计,我问你:你,我,今年都多大岁数了?’侯腊仙急于知道那个每年给250元的主,觉得老头子又改口问这个,这简直是老母猪晃尾巴———闲磨。”

  【老牛赶山———走一丈算一丈】赶山:往山上赶。本义指老牛上山的速度缓慢,走一段是一段。比喻做事无计划,做多少算多少。罗丹《风雨的黎明》四章二:“现在,小石又想把八路军送给他的粮食和衣服卖掉当做本钱了。他又说:‘这回保险能赚,真又赔光那也怨命。老牛赶山———走一丈算一丈。’”

  【老婆当军———充数儿】当军:旧时到边远地方当兵。旧时规定,妇女不能从军。比喻用不能胜任的人凑数或权且充个数。《金瓶梅词话》四六回:“月娘道:‘好奶奶,你禁的有钱,就买一百个,有什么多?俺每多是老婆当军,在这屋里充数儿罢了!’”☆亦作[老婆当军———没的充数]《醒世姻缘传》五回:“也罢,拿我个知生单帖儿,凭你们怎么去说罢。那认儿子的话别要理他。我要这混帐儿子做甚么?‘老婆当军———没的充数’哩!叫他外边打咱们的旗号不好。”

  【勒着孝带儿拜天地———没有长打算】孝带儿:旧时为尊长服丧时扎在腰部或勒在头部的白色布带儿。拜天地:旧式婚礼中,新郎新娘一起举行参拜天地的仪式。本义指没有长久过日子的打算。用时指做事没有长远的计划或安排。张一弓《赵镢头的遗嘱》八:“莫怪我当初‘勒着孝带儿拜天地———没有长打算’,我就怕咱跟‘对象田’过不长远。”

  【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———净等吃】指坐享其成,不劳而获。《活地狱》二五回:“吴良冷笑道:‘好,你就这样,两个肩膀扛着一张嘴,净等吃,就是了。’徐老八道:‘你老赏饭吃,我也是感激的。’”

  【六月里的鲞鱼———一身咸(闲)】鲞(狓犻ǎ狀犵)鱼:鲞,剖开晾干的鱼。本义指农历六月里天气很热,要贮存鲞鱼,须将其全身涂上盐。“咸”谐“闲”。用时指人空闲自在,无事可干。俞天白《儿子》一一:“‘啊!’他有些兴奋和感动,可一转念,怀疑又来了,‘你倒有工夫亲自来认领这点木材呀?六月里的鲞鱼,一身咸(闲)哩!’”

  【马勺上的苍蝇———混饭吃】马勺:舀水或盛粥饭用的大勺。指苟且过日子或做事马虎,不认真。邓友梅《那五》七:“武老头笑道:‘看你写得头头是道,还以为你是个练家子呢!’那五说:‘我什么也不是,马勺上的苍蝇,混饭吃!’”

  【磨坊里的驴———叫往哪儿转,就向哪儿转】比喻听人摆布,自己做不了主。程树榛《钢铁巨人》二〇:“梁君一再贬低自己这位老同学,说他没有什么独立见解,像磨坊里的驴一样,叫往哪儿转,就向哪儿转。”☆亦作[磨道上的驴———左右全由不得自己]柳杞《长城烟尘》六章:“真正是‘为人莫当差,当差不自在’,这两句戏台上的牢騷话,现在竟变成了他心中的诗,可是有什么办法呢?已经是磨道上的驴,左右全由不得自己。”

  【磨坊里的驴———听喝】本义指磨坊里拉磨的驴,听人吆喝。用时指听人命令。程树榛《钢铁巨人》一四:“戴继宏看到他那种诚恳态度,遇事尊重自己的意见,就不好再去顶撞人家,因此也就无所谓地说:‘咱磨坊里的驴,听喝。’”☆亦作[磨房里的驴———听喝的]吴越《括苍山恩仇记》三五回:“你爷爷在这里当差,也不过是混碗饭吃。好比磨房里的驴,听喝的,人家让往东转,不敢往西蹭。”[磨道的驴———听喝]李英儒《燕赵群雄》五章三:“来点真的,咱们各带一个营,……各打一个鬼子炮楼。谁能打下来。谁坐清水县头一把金交椅。哪个打不下来的,磨道的驴,听喝。”

  【母猪养儿———在数就算】指有一个就算一个。刘江《太行风云》一七:“我看是这么着,急事急办。母猪养儿,在数就算。咱今儿在这里的,明日一齐都上山,给观音保串个忙工,砍上两半天松枝,剩余下门窗的事情,那好办。”

  【木匠吊线———闭左眼,睁右眼】吊线:指木工做活时,用线吊重物形成垂线,借以取直。本义指木匠吊线取直时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形容集中视力向小孔里观察。郝艳霞等《十二寡妇出征》七回:“他断定此处定是绣楼,来到窗下,用舌尖洇湿窗户纸,用指甲划开一个月牙形的窟窿,来了个木匠吊线———闭左眼,睁右眼,往里观看。”☆亦作[木匠单调线———一个眼合,一个眼睁]黄国祥等《英雄大八义》五一回:“他慢慢落在地下,来到后窗户,用舌尖舔破窗棂纸,扣了个苍蝇翅大小窟窿,使个木匠单调线,一个眼合,一个眼睁,往屋里一瞧。”[木匠单调线———眯起一只眼]郭泳戈等《刘公案》一四回:“我又听见里面叮当乱响,不知做什么。我来个木匠单调线,眯起一只眼,向里面观望。”

  【木匠拉线——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】比喻看见了只装没有看见,敷衍塞责。曲信先《未来的信息》:“要不是老柴,一般厂长对库存还不是木匠拉线——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  【骑瞎马拼命跑———听天由命】骑在瞎马上任马奔跑,不知会跑到哪儿去。本义指心中无数,不知会发生什么事。用时指听从天意或别人的安排,不做任何努力。刘林仙等《薛仁贵征东》二五回:“这个醉兵叫张德胜,是前营‘月’字号第九棚的,也是一个心直口快之人,今儿个也豁出去了。‘骑瞎马拼命跑———听天由命’吧!”

  【三点水儿加个包子———泡了】“子”谐“字”。包字加三点水儿就是泡字。用时指故意磨蹭,消磨时间。陈荫荣等《兴唐传》一三八回:“程咬金说:‘这事交我了。咱们三点水儿加个包子,先在这儿泡了,非给他们泡出个样儿来不可!’”

  【扫帚戴帽———顶个数儿】指用不合标准的人或物凑数。李准《黄河东流去》三四章一:“你把胡子一刮就行了。这个事还不是扫帚戴帽———顶个数儿就行了。”☆亦作[扫帚疙瘩带着帽———凑合着算个人]王岭群《南疆擒谍》五:“我不过是扫帚疙瘩带个帽,凑合着算个人吧,能力没有,跟不上趟,以后还要陈同志多指点。”

  【失火躲在床底下———熬过一时算一时】本义指着了火不思救火却躲在床底下等死。用时指遇到事情不思解决,却在熬日子,能熬多久算多久。郭明伦等《冀鲁春秋》一一章一:“人们也未尝不知道困难当头,普天之下皆无乐土。然而又有什么办法呢?失火躲在床底下,熬过一时算一时罢咧。”

  【属车骨碌的———推一推,转一转】骨碌:同“轱辘”,车轮子。本义指车骨碌是推着才转动。用时指缺乏自觉性、主动性,靠别人督促、推动。王厚选《古城青史》三〇回:“‘还是人家一排工作做得细,筹划得具体!’三排副排长刘汉三由衷地说:‘咱们是属车骨碌的,推一推,转一转,工作总是被动!’”

  【属毛驴子———牵着不走,打着倒退】本义指毛驴脾气犟,牵着它不走,打它还倒退。用时指人不上进,不要强。何云等《紫塞烟云》九章:“她也知道他说话好卖关子,有时是属毛驴子,‘牵着不走,打着倒退’。”

  【算盘珠———拨之则动】本义指算盘珠子用手拨才会动。比喻缺乏自觉性,别人支使督促才会去干。清·褚人获《坚瓠集》三集卷一:“奴仆初来时,曰‘走盘珠’,言‘不拨自动’;稍久曰‘算盘珠’,言‘拨之则动’。”☆亦作[算盘珠子———拨一拨动一动]吴越《括苍山恩仇记》五二回:“梅得标跟金太爷貌合神离,管不着的事情绝不沾手;非管不可的事情,不是推就是拖,跟算盘珠子似的,拨一拨动一动。”[算盘珠子———不拨不动]刘伯城等《朱元璋泗洲治病》:“你们简直是算盘珠子———不拨不动。”

  【瘫子掉在井里———捞起来也是坐】瘫子:肢体瘫痪的人。比喻反正都是一样。《儒林外史》二回:“周进听了这话,自己想:‘瘫子掉在井里,捞起来也是坐。’有甚亏负我?随即应允了。”☆亦作[瘫子落井———捞上来也是坐]《冷眼观》二〇回:“后来自家心里一想,好在我是瘫子落井,捞上来也是坐,倒不如将错就错的跟他们回去,看是件什么事?”

  【秃头当和尚———将就材料】秃头的人与和尚都没头发,这点上很相似。指勉强充数。《儿女英雄传》六回:“一个笑着说道:‘你是甚么头口?有这么打自得儿的没有?’一个答道:‘这就叫“秃子当和尚———将就材料”,又叫“和尚跟着月亮走———也借他点光儿”。’”☆亦作[秃子做和尚———将就着]张恨水《金粉世家》八五回:“这一来,秃子做和尚,你倒将就着。”[秃子当和尚———凑合着]李晓明等《破晓记》一四回:“既然超凡先生和诸位看得起我大肚子,我也不能不识抬举,咱就秃子当和尚,凑合着干吧!”

  【秃子跑到和尚庙———硬充数】指没本领的人硬充能人。李晓明等《平原槍声》三四:“听到刘中正‘扫荡’失败的消息,杨百顺特别得意,骂道:‘真、他、妈是秃子跑到和尚庙,硬充数!’”

  【王胖子的裤腰带———稀松平常】本义指胖子的裤腰带系得很松,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用时指人很一般,没什么本事和才能。郝赫《金沙滩潘杨讼》一一回:“我虽然也好练两下子,可是天生不是材料,王胖子的裤腰带———稀松带平常。”

  【瞎驴对破磨———将就过】指生活条件或环境差,勉强凑合着过日子。李惠文《乱世夫妻》二五章:“‘啧啧!她还有啥不干的?’飞凌妈咂舌的声音很响,把窗外的黄狗都咂屋来啦,‘瞎驴对破磨,将就过去呗!’”

  【瞎子摸东西———靠碰】本义指瞎子摸东西,碰到了就摸上了,碰不着就摸不着。用时指事情没有把握。只能碰运气。林经嘉《急流》一四:“生产设备倒很不错……可是检验设备却不行,缺乏关键性的检测仪器。这样搞生产就等于瞎子摸东西———靠碰。”

  【瞎子摸巷道———走一段算一段】用时指只顾眼前,没有长远打算。刘汉勋等《在地层深处》一六章:“不过,眼下能提供矿源,使冶炼厂能办下去,也是个路子。将来怎么办?谁晓得哟!瞎子摸巷道,走一段算一段罢!”

  【先生迷了路———在家也是闲】先生:旧时称以说书、相面、算卦、看风水等为职业的人。本义指先生外出迷了路,一直在外边转悠,好在在家也是闲着没事做。用时指要做的事情条件尚未成熟,姑且耐心等待。《醒世姻缘传》五回:“胡旦道:‘二月半后才推升,如今却有甚动静?你们且好住着闲嬉哩。又不用出房钱,又不使饭钱,“先生迷了路———在家也是闲”。’”

  【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———误了三春】本义指马上要出嫁上轿了才扎耳朵眼儿,把良辰都耽误了。用时指事情或情况紧急时,才想起做准备工作,结果延误了时机。张长弓等《边城风雪》三一章二:“‘我早就有联系啦!’‘真的?妙!’才喜勒胡转忧为喜。‘现上轿现扎耳朵眼儿,岂不误了三春!’”

  【小和尚诵经———念过就算】指事情过去就算了,不再放在心上。姚自豪等《特殊身份的警官》八:“事成以后,兄弟是不会忘记的,这十块银洋不算,再另外分成。江湖朋友,义字为本,兄弟决不小和尚诵经,念过就算。”

  【新媳妇坐在花轿里———任人摆布】本义指新娘子坐在花轿里,只能听从别人的安排。用时指自己作不了主,要听别人的支配。丁玲《太陽照在桑干河上》一九:“她便叫媳妇来问问,看看究竟怎么样,她们也好有个打算。唉,逢到了这种年头,真是新媳妇坐在花轿里,左右都是任人摆布呵!”

  【徐庶降曹———心不为他】本义指徐庶投降曹操,是出于无奈,并不是真心扶助他。用时指做事迫于无奈,并不是出于真心。任乃强《张献忠》二九回:“献忠爱我才情,要我助他,多方笼络,又将我家小安在营中,我是徐庶降曹,心不为他。”

  【盐店掌柜的———咸(闲)人】“咸”谐“闲”。指闲着无事可做的人。杨朔《三千里江山》一:“吴天宝说:‘我又不是盐店掌柜的,谁当咸(闲)人?’说着把蓝制服一脱,抡到炕上,挽起袖子,蹲到灶火坑边劈木头,一面劈一面打着口哨。”☆亦作[盐掌柜的———大咸(闲)人一个]舒丽珍《峦城火焰》一四章:“淑清仍然没停步,边走边说:‘我哪儿有工夫等你呀,您是盐掌柜的———大咸(闲)人一个。’”

  【盐罐儿里装个鳖———咸圆(闲员)一枚】盐罐儿是咸的,鳖的外形是圆的,盐罐儿里装的鳖,自然是一个“咸圆”。“咸”谐“闲”;“圆”谐“员”。指一个闲着无事可做的人。姚雪垠《李自成》二卷二六章:“从前大小战事都没少过我郝摇旗,这几个月我成了盐罐儿里装个鳖,咸圆(闲员)一枚。这日子咱过不惯,还不如你把我杀了好。”

  【仰八脚儿擤鼻子———弄到哪儿算哪儿】仰八脚儿:指身体向后跌倒的姿势。本义指仰面朝天擤鼻涕,鼻涕乱飞溅。用时指任凭某一事物自己发展而不去过问。肖玚《在乱崖上》一七:“他的长脑袋里出现了一大串问号,最后在心里说:‘管他哩!仰八脚儿擤鼻子,弄到哪儿算哪儿吧。”

  【鹰嘴鸭子爪———能吃不能拿】鹰靠锐利的爪捕食,鸭靠嘴吃食,鹰嘴鸭爪都是它们各自的短处。嘲讽人能吃不能干。冯志《敌后武工队》一一章一:“哈叭狗觉得手下虽有二十几个警察,但,个个都是鹰嘴鸭子爪———能吃不能拿的手,催讨小麦的事,只能依靠侯扒皮。”☆亦作[鹰嘴鸭子爪———能吃不能挠]李英儒《上一代人》二三:“可正是这时候,船老板高声骂我了:‘小混蛋,偷懒不使劲,鹰嘴鸭爪子,能吃不能挠。’为保住饭碗,我只好咬紧牙关,一步一步地拼着命向前闯。”[鹰嘴鸭爪子———能吃不能挣]姚雪垠《长夜》三一:“卖地我倒不心疼。反正他这个人是鹰嘴鸭爪子,能吃不能挣;花钱像一股水,铁打铜铸的江山也会叫他踢零散。”

  【砧板上的山猪肉———随他剁】砧(狕犺ē狀)板:切肉、菜用的木板。比喻人在噩运面前无能为力,听任他人摆布或宰割。武剑青《云飞嶂》一九:“刘春听得心肺都要气炸了,他跳起来对蓝土旺吼叫道:‘你怎么不串通穷兄弟跟他干?砧板上的山猪肉,随他剁吗?’”☆亦作[砧板上的肉———随人砍,随人剁]武剑青《云飞嶂》一四:“如今刀把子在人家手里,我们成了砧板上的肉,随人砍,随人剁,看你怎么收场?”[砧上鱼肉———任人宰割]任光椿《戊戌喋血记》六:“他挺直了身子,侃侃地回奏道:‘……我立国五千年的神州大地,已成了西方列强的砧上鱼肉,任人宰割而毫无自卫自保之能力,如再不变法图强,国运民脉实将不堪设想!’”

  • 返回麦兔首页
  • 购买相关教材